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天涯】庄稼不收年年种(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7:41:56
“庄稼不收年年种”。讲这句话的人是六十几岁的农民张天保,听这句话的人是张天保的古稀邻居李天顺。他们的爹娘当初给他们取名字时,都带了“天”,都希望老天爷能保佑他们一生平安,万事亨通。
张天保有两个儿子,大儿张有福做过包工头,手里存的钱除了供着双胞胎儿子读大学、盖了五间新楼外,还剩下不少。听人说,张有福嫌钱放银行里挣不了几个利息,提先拿去给两个儿子铺垫未来之路了:大儿毕业后进司法部门工作,小儿毕业后进教育部门工作。张天保的小儿子张有贵是做生意的,膝下一儿一女都已成家,有楼有车,过着悠哉乐哉的日子。
李天顺还不会学步时就没了爹,娘靠讨吃要饭把他养大成人。李天顺娶妻生子的年月正值生产队时期,饱经生活之苦的他起早贪黑做工分,别人嫌弃的活儿他也做。二十八九岁的时候,有一天,他自告奋勇开水泵给生产队的麦田浇“送老水”,炽烈的阳光烤得他红头涨脸,如同秋天地里刨出的老皮红薯。他捧住水管“咕咚咕咚”喝了一肚清凉井水后,仍觉着身体自内向外喷火,索性接了一桶井水,举到头顶,来了一次“醍醐灌顶”。这一下可坏事了,他沐着高温的头部与阴凉的井水相激,双耳从此不灵了。
土地下户后,剩余的劳力纷纷外出打工,李天顺也跟着去了工地。工头听说他耳朵背,就想试试真假。工头靠近李天顺大声说:“天顺大哥,猪来了!”李天顺楞了一下,问:“壶开了?在哪?”工头忍住笑,又大声说:“你看那边,猪来了!”李天顺顺着工头手指方向一看,什么也没看到,就问:“锄坏了?没人拿锄啊。”工头和在场的其他人再也憋不住,全都笑得前俯后仰。笑够了,工头边做手势边大声告诉李天顺:“大哥啊,回家好好侍弄你的几亩地吧,工地危险,你干不了这一行!”
李天顺背起铺盖卷儿回家了,妻子一看他没挣钱回来了,噘着嘴几天不说一句话,也不知道她是生气还是发愁。一晃十几年,李天顺唯一的儿子成家了;又一晃好几年,儿子的两个女儿也都上学了。上有老下有小,儿子责无旁贷地扛起了养家的重担,农闲时也跟着别人到外地打工,走路远能多挣点血汗钱。李天顺夫妇除了去地里看看自家的庄稼,清闲了好多,偏在这时,李天顺的老婆出了车祸。
李天顺的妻子叫秋英,年轻时体弱多病,随着年岁长老,身体反而强壮了好几成。已是年逾花甲之龄,秋英见周围的同龄人每天去三里地之外的市场挣工资,她是白天坐不安生,晚上睡不踏实,好言好语托人联系好一家私人加工厂“上班”去了。她高高兴兴上了两天班,第三天去工厂的路上,一辆失控的面包车迎面将她撞飞十几米。她的肋骨断了六七根,骶骨骨折,股骨头断裂,好端端一个人如果不是皮肉连着,立马能分成两爿。所幸她的重要器官无大碍,住院治疗好几番,身子板总算康复了七八成。回头一算医院花销,除了车主赔付的一点小钱,净搭进去五六万,积蓄没了还欠了债。李天顺的儿子说:“爹,娘!不要发愁还债,有我呢!”秋英不放心地说:“指望你也行,可是……你媳妇心脏病,常年不挣一分钱还打针吃药,你的俩闺女上学也花钱,你膀上的担子不轻啊。”儿子拍拍肩膀回答:“没事儿!我两个肩膀呢!”
春天来了,李天顺到张天保家里串门,正好碰上张天保在写“申请书”。李天顺问:“兄弟,你这申请什么呢?”张天保的老花镜之后是一脸笑眯眯,他起身凑到李天顺耳根喊:“哥啊,你跟嫂子一个聋了,两个都聋了?村干部在大喇叭里广播了好几天,要求生活有困难的家户写申请,申办低保户,你不知道?”李天顺往耳朵里摁了摁西门子助听器,说:“兄弟啊,我这助听器是个次品,没听清你说的啥,再大声说说吧?”张天保扶了扶老花镜,冲着李天顺的助听器重新大声说了一遍。李天顺费了好大劲儿才记住“低保户”这词儿,忙问:“兄弟,低保户是弄啥的?跟五保户不一样?”张天保摘掉老花镜,眼里笑出了泪花:“哥啊,这低保户是新政策,能评比上低保户的家庭可以在医疗、养老、住房、子女就学等等方面享受优惠政策,好事呀!”李天顺听清了“好事”俩字,忙赔了笑脸说:“兄弟你也知道我家的底儿——穷啊!你比我有文化,替我写一张申请吧,我也想当低保户。”张天保迟疑了一下,点头应下。
为了彰显公平公正以及大公无私,村两委干部召集村里群众代表以及所有提交了申请书的申请人到村委会议室开会。会上,首席群众代表把申请人名单列在黑板上,他逐个点名,让所有申请人举手选出“最困难户”。会议进行了一个小时多点,结果出来了,张天保与李天顺都在最困难户之列。李天顺耳虽背却眼不花,他瞪大眼睛使劲盯住黑板上自己名字后的那个对勾不挪地儿,盯着盯着,心里有只牛皮鼓“扑不隆咚”就开响了,响着响着,身体的里里外外角角垴垴就开花了——真没想到,国家的新政策顺溜溜的就要落实到自己头上了。
好不容易等到领导说“散会”,李天顺第一个离开座位想走,他想在尽快时间里告诉秋英这个好消息。村长上前拦住李天顺,大声喊:“老叔别急着走!有几句话你听清没?这次评选结果不代表最后结果!等两委干部考察核实情况后,还会最后筛选!”李天顺的西门子助听器这次可算没掉链子,听得李天顺连声回答“听清了”。
村两委干部雷厉风行,第二天就挨门上户,对初选的“最困难户”们进行实际情况核查。核查结束,村两委干部召集村民代表们在村委会议室展开讨论,根据上头给的“低保户”指标,对初选结果再次作出筛选,这么一来,李天顺被除名‘低保户’名额之外。名目表一经张贴,首先感到难过的人便是李天顺两口子。
张天保也在名目表前转悠,他凑到李天顺两口子面前笑呵呵地说:“哥啊,你跟嫂子把心量放大点,别举着个苦瓜脸败人兴,没评上的人家好几户呢。”李天顺没听清张天保说了啥,惑疑地望向秋英。秋英瞅瞅张天保,回答:“你家评上低保户了,你是饱汉不知饿汉饥。评没评上的家户里,谁不比我家条件宽裕?我家没评上,还不行难受?”张天保皱了皱眉,他感觉秋英的话分明捎带到他家了,但他转念一想,人家秋英又没提名道姓,多那份心干嘛?想到这里,他语重心长地说:“嫂啊,哥他耳朵背,听话太费劲儿。我跟你说,你俩别是张嘴就想提意见,国家的钱,谁能花上谁花,又不是从咱腰包里掏的,你说是不是?不提意见还好,一提意见,指不定得罪多少人呢。闲着没事儿,你俩还是去自家地里瞅瞅庄稼吧!”
李天顺差三落四听见几句对话内容,正待张嘴说话,张天保贴近他耳朵抢先开口了:“哥啊,跟嫂子去自家地里瞅瞅庄稼吧!记住,庄稼不收年年种!今年没评上低保户,再等下一年!”张天保的话有道理,李天顺听明白后,苦瓜脸好看多了。等就等,反正一年时间也不经过。可谁知,一等二三年,申请四五茬,“轮保”六七户,八九十没他——李天顺。李天顺长出了一口气,自己安慰自己:庄稼不收年年种,等下一年吧!秋英是个女人家,一想起自家年年评不上低保户就犯唠叨,李天顺记住了她唠叨时的表情和口型。每次看到这种表情和口型,李天保就宽慰秋英:“老话说得好,银两都是有数的,该谁得谁得。咱家得不上,怨咱没那命,不要再去想它。”
又是一年。评选“低保户”结束没几天。李天顺去老邻居张天保家串门,他想告诉张天保,他孙女用奖学金给他买回个“惠耳”牌的助听器,质量真好,旁人不用大声说话他也能听得清清楚楚。这一天,张天保夫妇俩坐在院子里背对大门的藤椅上闲聊,所聊内容刚好是今年评选出的低保户们,聊得兴高采烈,以致李天顺进来院里好半天他俩都不知道。
“咱村里除了刘瘸子胡琴尔侯三妮几家吃低保户不愧,那贾二贵家有两院楼房,崭崭新,凭什么他能评上低保户?阎世君家三个儿子办着加工厂,两个闺女开着大超市,他怎么没有经济来源难生活?还有那个康老巴,家里有大货车,他住院看病花了三万刚出头,医保给他报销了一万多,怎么就穷得揭不开锅了?那我李天顺一家呢?我家没楼房,没轿车,就儿子一个硬劳力在外做苦力,一年下来不挣几个血汗钱却养着全家老小五六口,秋英出车祸住院欠下外债好几万,到现在没还完,这些实际情况村人们不会给算算账?凭啥年年评选低保户没有我?!”李天顺喊出这些话时,情绪过激,下巴颏颤抖得像在打寒战,老红薯皮的脸上,青筋凸暴,从额角一直延伸到脖颈深处。
张天保夫妇俩被身后突然响起的质问声吓了一跳,双双从藤椅上站起,四只眼睛瞪着李天顺,冒着惊诧。趁李天顺起伏着胸脯缓气,张天保伸出一个手指头,利剑一样指向他:“你!你你你……你不是耳朵背吗?你什么时候进来偷听的?还偷听得这么清楚!几十年了,敢情你一直是装聋的?!”
李天顺歪歪脑袋,指着耳朵里的惠耳牌助听器大声说:“看见没?崭新助听器!本来想来跟你俩说说这助听器,谁知道净听了些低保户消息,我心里气不顺啊!低保户政策怎么就落不到我头上?”
张天保的老婆学着张天保的样子,一个手指头利剑般指向李天顺,话里带着火气:“你都有钱买崭新助听器了,还在这里穷嚷嚷个啥?提意见提意见,意见你提得起吗?人家贾二贵的爹在世时跟村长他爹是把兄弟,人家阎世君的外甥在教育局当头头,人家康老巴是村民首席代表的远门叔叔,人家谁没点硬条件?你呢,你有啥?你家没楼房有平房住,没四个轮的轿车出门能骑电瓶车!走路又没岔着气,你有什么气不顺?再说了,你有意见可以去找村委会,来我家嚷嚷啥道理?!”
“去就去!我家的情况都在明里摆着呢!我不为国家那点补助钱,这些年没领过补助也活得好好的!我就是觉着不公平,心里气不顺!”李天顺说完,转身往外走。张天保鼻孔里“哼”了一声,喊:“去吧去吧!去了也输理!评选会议上登记申请人姓名,念了几遍根本没你的名儿!自己没写申请书,还抱怨没人选你当低保户,真是猪八戒背铁耙,倒打人!”
李天顺听到这里,收住已经迈出几步的双脚,转身望着张天保夫妇愣住了,他今年确实没写申请书,以往都是张天保帮他写,写好了提交了,没一次评上,最后还得承张天保的人情,然后就想着打一年不写,以退为进。见李天顺发愣,张天保喉咙处发出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的嘲笑声。嘲笑声息,张天保鄙夷地问李天顺:“怎么样?知道自己输理了吧?告诉你多少次‘庄稼不收年年种’的道理了?你也活到黄土埋到下巴颏的人了,屁大的事情记不住?”张天保的老婆在旁边附和:“就是!屁大的事情你记不住?”。
李天顺刚刚压减的火气再度被“屁大的事情”调大阀门,他颤抖着下巴颏,扩增的双眼四下寻找家什。院子角落的墙砖上挂着一把生锈的镰刀,李天顺几步过去,抓起镰刀转身冲出大门外。“不好!老实人发脾气,惊天又动地!快追上他夺下咱家的镰刀,省得出了事情咱家躲不清!”张天保一声提醒,他老婆也如梦方醒,夫妇俩跑出家门,边跑边喊:“谁在前头呢?快夺下天顺哥手里的镰刀!他这是去砍人呢!”
不知原委的村人们闻讯赶来,一起追着李天顺跑,结果都跑到李天顺种的庄稼地头了。此时的庄稼地里,玉米棵子顶戴花翎,怀揣梦想,正在酝酿一个丰收季。李天顺扫视着自己侍弄过的庄稼们,眼圈里泛出红光。张天保夫妇和村人们蹑手蹑脚向李天顺靠近,意在冷不防时夺下他手中镰刀。偏在这时,惠耳牌助听器充分发挥了它的灵敏度,把身后动静传输给李天顺。
“谁都不准过来!谁过来,我削谁!”李天顺大瞪的眼圈里依然泛着红光,他一手紧握生锈的镰刀,一手伸出指头指着张天保夫妇以及村民们。张天保夫妇和村民们被这阵势吓住了,齐涮涮停下脚步盯着李天顺,他们猜想着李天顺下一个动作将会怎样。
李天顺没怎样,他只是铆足劲气挥起镰刀削向自己亲手舞弄过的玉米棵子,一边削一边骂:“我日你娘庄稼!年年种你没收成,今年不种你了,反倒是我错了!”

共 457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明山秀水的小说《评选低保户》,用故事的方式,写出了评选低保户的花些鲜为人知的过程,揭示了农村一些本不该存在的舞私现象,颇具讽刺意味,小说围绕评选做文章,以什么才是真正的低保户为线索?作者在讲的故事中已经立场鲜明。一条评选主线来龙去脉很清晰,内容曲折可信。文章充满着浓郁的乡土气息,这是作者深入生活的亮眼之处。小说的结尾写道:“李天顺没怎样,他只是铆足劲气挥起镰刀削向自己亲手舞弄过的玉米棵子,一边削一边骂:“我日你娘庄稼!年年种你没收成,今年不种你了,反倒是我错了!”结尾令人深思。推荐品读!祝创作丰收!〔天涯诗语编辑部〕【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18071 0004】
回复1 楼 文友: 2018-07-10 07:07:17 感谢您编审!遥祝快乐!
2 楼 文友: 2018-07-08 1 :11:11 这篇小说揭示了农村帮困中出现问题,值得反思。文章曲折可信,充满了乡土气息。祝创作丰收,问好! 热爱文学的人永远年轻,热爱文学的人永远是奔放的, 的、灵气的、智慧的、执着的,永远是生活的探索者……
回复2 楼 文友: 2018-07-10 07:08:0 系谢谢您批阅鼓励!秀水将更加努力。
 楼 文友: 2018-07-10 20:14:22 写得真好,难得一见,拜读学习,获益匪浅。
回复  楼 文友: 2018-07-15 2 :29:17 老师您过奖了!谢谢您支持!
4 楼 文友: 2018-07-10 20:19:19 现在的题名没内涵,不如改成 庄稼不收年年种 ,更具有讽刺意味和极其深刻的内涵。
有道是 好的题名就是成功的一半。
回复4 楼 文友: 2018-07-15 2 : 1: 5 原来题目就是 庄稼不收年年种 的,投稿后不知哪位编辑老师给我换掉了。您这么一说,我须问问编辑老师能否换成原来的。谢谢您啊!
5 楼 文友: 2018-07-10 20: 8:17 我也喜欢写扶贫题材,在此遇到了同道,有非常亲近的感觉。我刚发表的【江山征文】故事《扶贫路上》、传奇小说《鸡园结义》、《油货出嫁》,同样也是扶贫题材,但比起明山秀水老师的这篇传奇小说差距太大了,自愧不如,我敬佩老师的文笔,我要把这篇小说作为范文认真地解析揣摩。
回复5 楼 文友: 2018-07-15 2 : 4:09 您可不能这么谦虚啊,再谦虚我就不知该如何跟您互动了。我们相互借鉴吧,立马前去拜读您美文,并祝您征文获奖!小孩晚上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成人纸尿裤哪个牌子好
儿童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孩子中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