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神武禹鼎 第123章 牵蜃子

发布时间:2019-09-25 18:41:59

神武禹鼎 第123章 牵蜃子

今天的阳光特别猛烈,热得反常,但又热而湿。

许修也看到了那些破碎的光芒,予人超乎现实的感觉,却看得他背脊寒气直冒,好一会儿之后,虎目射出一丝难以置信的神色,道:“火轮邪教吃了雄心豹子胆,竟然攻打蜀山。”

老道长收回目光,忽然也是感到一阵眩晕,双脚亦是轻轻颤动,心里一怔,像是想起什么,不动声色地朝案台上快要燃尽的香烛看去,心里一动,脸色微变。

许修感应到身旁老道长手指颤动的轻微变化,关心问道:“道长,你发现什么了?”说完双腿愈发的麻木,再也坚持不住,径自就地坐了下来。

他脸上已泛起汗珠,显然是在用功逼毒,可是这毒却诡异地越逼越严重了。

老道长亦陪他坐了下来,凝神静思片刻后,徐徐道:“听说天下有一种奇毒,以气为介,无色无味,风雨不透,专门破坏修行者的丹元,直到宿主沦为废人。燕国公体内之毒应该就是‘牵蜃子’。”

许修讶道:“牵蜃子?”

老道长点了点头,叹道:“此毒霸道异常,至今无人可解。”

许修现出怒容,目光变得更锐利了,道:“不知是哪个卑鄙小人想要害我。”

老道长道:“他们不是想要害你,真正的目标应该是我。”

许修愕然一震,眼中现出不解的神色,道:“怎会是道长你?”

老道长神色不露半分情绪的波荡,悠然道:“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牵蜃子估计就藏于香烛之内,就是专门为我准备的。只是谁也没有想到,燕国公今日会来上香,碰巧就点燃了含有牵蜃子的香烛。连累了燕国公,真是过意不去。”

“道长说哪里话。此乃天意,命中注定有此一遭。”许修吁出一口紧压心头的浊气,又道:“对了。这香烛可是一直由蜀山门人操办,难道说有人暗中动了手脚?”

老道长脸上一黯,现出惆怅无奈的神色,欲言又止,终没有说出来。

他想到了一个人。

他在天宫院这么多年的日常所有物品,均是由她一个人亲手置办的。

他看着她长大,情同父女,她怎么可能害自己呢?

老道长闭起眼睛来,沉思起来。

这时,门外有脚步声传来。

许修喝道:“是谁?”

门外走进一位蜀山女弟子,身材消瘦,面有忧色,心情颇为沉重,漫步抵至老道长面前,倏地朝他恭敬地跪了下来,不停地叩头。

许修一怔,恍然明白过来,目光灼灼的打量着她,沉声道:“小萩,蜀山奸细竟然是你?”

蔺小萩一改往日的活泼伶俐,满脸愧疚不敢抬头,轻声道:“对不起。”

许修皱眉道:“为什么?”

蔺小萩眼泪一串串流下,转眼已成了泪人儿,口里除了一直重复说着“对不起”,其他并无太多字语。

老道长缓缓睁开眼,凝望着她,忽然像软化下来似的叹了一口气,道:“小萩,我不怪你。”

蔺小萩的头垂得更低了。

许修道:“道长……”

老道长摆了摆手,神态出奇地平静,道:“鬼医,你出来吧。”

在许修的惊诧之下,门口又走来了一个人,赫然正是鬼医只丙卫。

只丙卫双眼目光如炬的瞧着老道长,一眨也不眨,神态甚是从容,悠然自若道:“鄢兄风采不减当年,一眼就看出牵蜃子是在下手笔,真是高明。”

许修一怔,以他的老练和修养,也掩饰不住心中的震骇。

这位被称作“鄢兄”的老道长,难道就是前任蜀山掌教鄢长空?

他不是在十六年前已经死了吗?

当年蜀山玄院对外宣称,鄢长空被黑客暗算,身入幻境而走火不魔,当场杀人无数,虽得火轮教教皇秋云天相助制止,但清醒之后自知罪孽深重,不久便以死谢罪天下。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他却依然还活着。

就连蔺小萩也惊诧地看着眼前这位相处多年的老道长,他怎么会是自己的二师伯呢?

不仅仅是她,就连那几位师兄弟们也都认为眼前的老道长只不过是一位非常普通的守陵人,因此很少有过多的交流。

十六年来,他始终如一日,从未说过一句话。

今日蜀山结界被破,他却开口了。

想不通。

看不透。

她之所以对他不停地说“对不起”,并不是对鄢长空这位守陵人的愧疚,而是她在祖师爷的陵前做了一件欺师灭祖的事情。

她出卖了蜀山玄院。

尽管这个事情很不光彩,她也极不情愿,但终究还是做了。

现在,她又知道这位守陵人便是前任掌教二师伯鄢长空,她更加愧疚,更加悔恨。

鄢长空想起当年万念俱灰、以死谢罪的场景。

本以为自杀死去,却没想到秦尚与裴浅妆私下拿出“龙元”,借助青龙神力救活了他,令他活了过来。

尽管如此,他还是万念皆空。

最终,在秦尚的极力劝说下,他断了死意,做了守陵人。

鄢长空像从一个梦里醒过来般,凝神看着只丙卫,道:“当年孔雀王孔宣若不是中了阁下的‘牵蜃子’,只怕你们很难杀得了他。今日只兄依然好手段,竟骗得小萩供你驱策。你究竟许下她什么承诺了?”

只丙卫露出一丝冷酷的笑容,道:“这么多年来,鄢兄虽然一直躲在天宫院口闭心沉、装聋作哑,但心思却依然这般敏捷

神武禹鼎  第123章 牵蜃子

。佩服,佩服。至于蔺小萩嘛,和在下的关系并不是你想像中的那样狗血,她不是我的女儿,我也不是她的父亲,更没有给她下药逼迫,也没有许下任何承诺给她,她所做这一切都是心甘情愿的。”

鄢长空瞧往蔺小萩,脸上显出伤感的神色,有感而发道:“小萩,为什么?”

蔺小萩再次磕头,凄然道:“二师伯,弟子对不起蜀山,对不起您。”

许修愤然道:“你老是说对不起,有啥用?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蔺小萩嗫嚅道:“我……我爱上了一个人,怀了他的孩子。”

因为爱情。

许修穷追猛打道:“谁?”

蔺小萩欲言又止。

郴州整形美容手术费用
郴州整形美容医院
郴州整形美容医院哪家好
郴州整形美容医院手术
巢湖妇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