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盖世战神 第064章月夜红袖招

发布时间:2019-10-12 21:15:44

盖世战神 第064章月夜红袖招

“什么?陈王和常承被人打了,现在躺在病床上。”孙言猛地站起来,面色冰冷,问道:“铃雪,他们伤得如何?”

他心中怒火腾起,自己与陈王之间,关系最是要好,和常承也是臭味相投。陡听好友被打,还躺在病床上,那肯定伤势不轻,孙言再难保持平静。

风铃雪眼中浮出笑意,道:“你别发火,稍安勿躁。他们俩是与人对决中被打的,技不如人,输得无话可说。况且,对决申请也是他们俩先提出的,没什么好抱怨的。”

“呃……”孙言不由傻眼,“到底怎么回事?”

听着风铃雪慢慢解释,孙言等人才明白过来。

精英部分为东凰、潜龙和西鳌三院,三院的学员虽同属精英部,不过,彼此之间一贯是良性竞争,私下切磋对决的事情屡见不鲜。

这一届的精英部新生中,以潜龙院的整体实力最为强大,校方虽然还没有确定种子学员名单,但是,潜龙院已有六名学员脱颖而出,被视为潜龙院历届最具潜力100名新生之列。

三院的历届最具潜力百强新生名单,每年能够入选其中的,能有1~2人就很不错。而潜龙院这一届却足有6人上榜,由此可见这一届新生整体实力之强,已隐有凌驾其他精英两院的趋势。

开学第一天,常承的战斗欲望便高涨起来,硬拖着陈王,两人竟找上了潜龙院,想要挑尽一院的新生。

这样找上门砸招牌的行为,潜龙院的新生自不会客气,两名天资横溢的学员白祖武、风智明应战,皆是不出十合,便将陈王和常承打趴下了。

听完事情的经过,孙言一脸黑线,暗叹,挑战不成反被轮,这两个家伙还真是自找的,难怪让风铃雪隐瞒。

“白祖武,风智明。”

孙言暗暗记住这两个学生的名字,虽说陈王和常承是技不如人,但是,作为好友,他以后一定要将场子找回来。

风铃雪忽然说道:“明天开始,就是精英部的封闭训练,10天后要赶往峰拓星的学院试炼基地,进行为期100天的特训。我今天过来,是向阿言你们告别的。”

“哦,精英部优秀新生的特训么?整个精英部的优秀学员基本都会去,相互竞争才有进步啊!”

铁勺大叔显然很了解,笑道:“风同学可要加油,在特训中表现突出的学员,至少能获得100学分。”

孙言略一怔神,这一刻,他终于明白精英部和普通部的差别,像这种优秀学员特训,普通部是根本没有的。

不过,想到与三个好友要分别三个多月,孙言还是有点不舍,但他嘴里却道:“让陈王和常承那两个家伙等着,回来之后我一定揍得他们屁滚尿流。”

风铃雪莞尔一笑,轻声道:“那我走了,阿言,要加油哦!”

“别急着走,临别前,咱们拥抱吻别一下吧。”

“去死!”

风铃雪瞪了他一眼,站起身来,与水帘晴手牵手一起离开了,这两位少女认识之后,似乎极为投缘,平时聚在一起,总是有很多话题可聊。

木同也急匆匆的返回科技院,进入帝风学院后,这个损友一扫在南鹰学院时的颓废,这里有太多志同道合的科技天才,也有一群前辈在前面引路指导,极大的激发了木同的热情。

孙言坐了一会儿,起身准备向铁勺大叔告辞

这时,厉二走过来,忸怩说道:“阿言,我以后能不能住在你那栋楼里?”

“呃……”孙言一愣,不解道:“为什么不住学院宿舍,你别忘了,宿舍区可是有战痕布势,对修炼很有帮助的。”

从风铃雪口中,孙言已知道了住在宿舍的好处,他不明白厉二为什么要住在他那栋楼里。

猛地,孙言反应过来,脸色一白,全身鸡皮疙瘩冒起,不寒而栗道:“你不会,不会是……”

难道是玻璃?联想到厉二平时的羞涩举止,孙言心中惊骇欲绝,拜托,哥哥我虽不歧视这种关系,但是,别惹到我身上啊!

旁边,铁勺大叔说道:“阿言,就让厉二住在那栋楼里吧,这是他一直以来的愿望。”

听到铁勺大叔如此慎重的语气,孙言愣了一下,旋即点头同意。

厉二兴奋的笑起来,连声说道:“谢谢,谢谢,阿言!以后早餐都由我来做,打扫工作我也全包了,我这就去收拾东西。”

瞧着少年飞奔离去的高大背影,孙言不解问道:“铁勺大叔,厉二为什么执意要住到那栋楼里?”

“因为10年前,搬进琉璃街4444号的学员,就是厉二的哥哥。”

“厉二的哥哥。”孙言闻言一惊,下意识问道:“他哥哥现在人呢?”

铁勺大叔喝了口酒,叹息道:“死了。”

“死了?”

孙言沉默下来,没有说话。

叮叮叮……

这时,店门的风铃忽然响起,门被轻轻拉开,显出风铃雪和水帘晴绝美的身影,一位优雅如兰,一位俏丽可人。

门外,一片清冷的月光洒落,若银纱披在两位少女香肩上,一种朦胧的透明感油然而生。月下佳人踏月来,宛如一副绝美的图画。

这一幕,不仅孙言瞧得目瞪口呆,铁勺大叔也叼着长长的烟管,失态得瞠目结舌,忘记了吞云吐雾。

站在门口,风铃雪美眸眨了眨,埋怨道:“阿言,你呆站在那里干什么?都这么晚了,你就放心两个女生这么回去?”

“呃,好,我送你们。”孙言愣了愣,立刻反应过来,忙不迭的答应。

身后,铁勺大叔放声大笑:“哈哈哈,年轻就是好啊!”听到这话,孙言和风铃雪恍若未闻,水帘晴终是脸薄,双颊不自禁浮出两团红晕,狠狠地剜了这个大叔一眼。

……

夜晚的琉璃街,灯火通明,却是行人稀少。

琉璃街的街道很宽,可供十二辆悬浮车并行,街道的路面是一个整体,仿佛是一块巨大的岩石磨成,斧凿刀削,浑然天成,让人越发相信这座千年学院由武宗亲手建成的传说。

虽是盛夏时节,由于海拔的关系,行走在街头感觉不到一丝炎热,晚风轻拂,凉意习习。

从琉璃街走出来,孙言夹在风铃雪和水帘晴之间,两女的体香幽幽传来,萦绕在鼻尖,让少年头脑晕乎乎的,低着头也不说话,不知在想些什么。

走在孙言两侧,两位少女好似把他当成透明人,自顾自聊着各种话题,不时发出悦耳动人的笑声。

忽然,水帘晴的声音响起:“阿言,你怎么看?阿言,阿言……”

连续呼唤了好几遍,孙言才回过神来,茫然道:“什么?我没什么意见。”抬头,却看到两个女孩薄怒的神情。

风铃雪似笑非笑:“阿言,你说我和帘晴的脚,到底谁的更好看点?”

“都很好看啊!”孙言脱口而出,随即醒悟过来,立时打住,一脸暴汗,心中不由哀叹,女人的第六感果然敏锐啊,哥哥我就是偷看了一下她们的小脚,这都被注意到了。

“哼!你就不能正经点。”风铃雪嗔怪道。

孙言不禁挠头,有些无奈,老实说,他真算不上好色,对于美女纯是一种鉴赏的态度。当然,这话说出去,鬼都不会相信的。

一时间,三人皆是沉默不语,默默的走在道路上,朝着精英部的方向缓步而行。

行走了一会儿,风铃雪突然说道:“阿言,你知道我父亲么?”

“嗯,铃雪你的父亲?”孙言一愣,跟着摇头,“我不知道,是你们风家的家主么?”

闻言,水帘晴不禁诧异:“你不知道?雪姐的父亲可是风震将军,我听家里人说,风震将军十年内可能要升任中将,那可是第五集团军的核心要员之一。”

“中将?第五集团军的核心要员?”孙言乍舌不已,旋即笑道:“铃雪,那可要恭喜一下,你是准备请客么?”

风铃雪瞪了他一眼,嘴角却泛起一丝笑意,这个少年就是这般独特,从来不会因为朋友的家世显赫而自卑,也不会因为好友的平凡而展示优越。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父亲以前的事情。”风铃雪轻轻摇头,眼中露出回忆之色,喃喃道:“四岁记事那年,父亲带着我和母亲返回风家,从那时开始,平凡的生活也离我远去。刚进入风家的时候,父亲被诸多责难,有人质疑他的能力,有人嘲笑他的过往,也有人讥讽我的母亲太过平凡,那一段日子,过得很艰难,举步维艰。”

“父亲为了让我和母免受干扰,毅然选择参军,我和母亲也搬了出去。不过,这一段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三年后的一天,父亲升任第五集团军少校,破格任职第349师代师长。从那一天开始,我的生活就彻底变了,风家将我和母亲接回家中,半年后,爷爷就晓之以情,让父亲接任风家的家主之位……”

月夜下,风铃雪轻声述说着往事,孙言和水帘晴听得怔怔出神,前方,精英部远远在望。

停下脚步,风铃雪莞尔一笑,冬夜初雪般清冷,“阿言,你要加油哦!”

三人同时沉默下来,谁也没有说话,凝视着少女绝美的容颜,孙言心中泛起一起波澜,转而笑道:“哥哥我将来可是要成为绝世武者的男人,怎么可能被今天这些小事干扰。”

可是,话虽如此说,孙言却知道,恐怕这一生也永远不会忘记这番话,以及这番话背后的良苦用心――人生不经磨砺,又怎会有梅香苦寒来?

深深地看着风铃雪,孙言轻声告别,与水帘晴转身离去。

月光洒落,将少年与少女的影子拉得长长,望着地上少年的影子,风铃雪伸出纤细的手,微握,似想要抓住那修长的影子,却最终松了开来。

夜空下,响起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若风铃般悦耳,透出一种淡淡的忧伤……

常德好的男科医院
六安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太原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常德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六安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