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猎天神魔 第二百三十章 来犯之敌

发布时间:2019-09-25 13:32:10

猎天神魔 第二百三十章 来犯之敌

千树笑道:“都这把年纪了,感兴趣的东西不多……”

谢天点头道:“您清心寡欲,可不是我们这些俗人能比得上的。”

虚灵道:“真羡慕老千和白夫子,无所欲则无所求……”

谢天道:“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在鲁公跟前卖板斧了,这本《太平百草略》也没什么用,大概生来就是一堆废纸的命吧!”

谢天说完,转身就要走,哪知千树立刻从椅上窜起来,一把拉住谢天道:“你这孩子,怎么不早说?”

谢天无辜地看着千树道:“弟子说了呀……”

千树只好道:“《太平百草略》本算不得高深难得的典籍,却是读懂《金匮杂难论》的必备工具。而《金匮杂难论》极为罕见,当世存量甚少,我依稀记得几句,怕是这一生再也无缘得见了!”

谢天从纳戒骨指中取出一叠书,堆在桌上,自语道:“金匮杂……好像见到过来着……”

千树忙凑过来,帮着谢天一起翻,果然,在书堆里找到了这本《金匮杂难论》,千树手不释卷,连眼睛里都放着少见的痴光。

虚灵从一旁扫了一眼谢天带来的书道:“想不到小小的天岚学院,还有这样的珍藏……难得啊!”

这句话落在谢天的耳朵里,一下把他刺激得不轻。

蒙括怎么会搜罗到这么多典籍?

而且大部分典籍都是平常可见的,却唯独夹杂着金匮杂难论这样极其珍贵的孤本?

究竟是什么原因?

谢天随手拿起一本《开蒙语录》,翻看了几页,刚打开书,却发现这书上的字竟然如游鱼一般,缓缓移动。

总以为是看花了眼,再定睛看去,那游鱼却又不动了!

虚灵笑道:“这些书你可要好好保管,虽然现在还看不出什么名堂,等以后你就明白了!”

谢天不解,扭头道:“您看得懂吗?”

虚灵摇摇头道:“太深奥了,看不懂,老夫从小就不喜欢读书……字也认不得几个,哪里敢看书呀!”

谢天只好又将这叠书重新收起来,转身离开。

看着谢天离开。

千树突然道:“你怎么不告诉他,那些是‘y阳兑篆文’?”

虚灵道:“不是所有的问题都有答案,有些事情还是他自己寻找答案更好一些!”

千树叹了口气道:“想不到这老家伙竟然如此有心,还专门把《金匮杂难论》留给我……”

虚灵笑道:“想你所想,急你所急的才是兄弟,趁火打劫,落井下石的都是朋友!”

千树一愣,苦笑着摇摇头,再没说话。

虚灵拱手道:“天色不早,虚灵告辞!”

白梅欠身回礼道:“好走,不送!”

一阵风过,虚灵离开。

千树合上书卷,心里一阵翻涌,五味杂陈。

白梅轻轻挽住千树的胳膊道:“往事如风,现在岂不是更好?”

千树睁开眼,拍了拍白梅的手,道:“夫人所言极是,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时候了!”

……

今夜是纳兰策和谢天当值,负责巡山。

本来是轮到南宫玉树和剑豪的,可南宫还有三百颗三品淬体造化丹的任务,剑豪则在无尽炼狱。

所以,巡山的任务就顺延了。

谢天听身后有人叫纳兰策的名字,便自己先行离开。

不用说,叫住纳兰策的人,正是昭雪。

昭雪拿着一件斗篷,递给纳兰策,低声道:“夜黑风冷,别冻坏了……”

纳兰策笑了笑,头一扬道:“我向来不怕冷……”

昭雪不依,强塞给他,扭头便离开。

纳兰策拎着斗篷,昭雪手握过的地方还留着淡淡的体温。

纳兰策心里飘过一丝幽幽的烦恼:这人怎么这么笨呢?一点也不了解我!明知我不怕冷,还让我带件斗篷,好麻烦……

纳兰策出门顺手将斗篷扔给谢天道:“我用不着,你披着吧……”

谢天立刻又将斗篷扔回给纳兰策,一本正经地道:“我这一生,除了菁儿,不穿其他女子缝制的衣服!”

纳兰策啐了他一口道:“切,你再不去找她,没准她都是孩他娘了……”

谢天笑了笑,坚定道:“她只能是我孩子他娘!”

纳兰策无奈,只好将斗篷披上,一股暖流顺间从斗篷中传到身体。

……

谢天直往北院而去,纳兰策则前往南院。

谢天铺开神识,坐在树林中最高的大树之上,身后一轮皎月缓缓升起,整个人的轮廓变成一副狂放的剪影,照映在月轮中。

长发在清风中舒展,谢天顺着风吹来的方向,对月嗷叫一声,声音被风带着,传得很远。

半盏茶功夫过后,远处也回应了一声嗷叫,谢天知道,南院太平,并无异状。

嗷叫传讯每隔半个时辰一次,以确定大家巡视的区域安全,也是为互报平安。

……

月下,一个倩影朝着谢天走来,不用看第二眼,就知道是璃凤。

璃凤借着树枝的弹力,三五腾跃便站在了谢天身边。

谢天只是静静望月,淡淡道:“这么晚了,还不睡?”

璃凤叹了口气,一双幽怨的眼盯着谢天的侧影,道:“孤枕难眠……你明知故问,有意思吗?”

谢天额头上飘过一缕习惯性的尴尬,忙躲开璃凤的视线,笑道:“做朋友,不好吗?”

璃凤轻轻梳理了一下头发,低声道:“这就是你心里最后的底线了吗?”

谢天点了点头道:“我心有所属,你又何必呢?”

璃凤看向谢天看向的方向,两颗清亮的泪珠缓缓从光滑的脸颊滑落,之后,转身走了几步,却又停下来道:“我亦如此,何必有此问?”

谢天看着璃凤离去的背影,大声道:“我不会轻践诺言,别傻了……”

璃凤没有再说什么,她的使命,她的命运已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和身后这个少年牢牢拴在了一起。

身后,一片金色的光芒从月轮之下炸起,整个天岚学院的大地和天空都开始震颤,谢天大吼一声,向空中s出一支信号箭,发出耀眼的光明,照亮在北院广场上空。

那边,纳兰策也放出一支信号箭,大吼一声!

两人的吼声在空中相遇,融合,汇聚成巨大的声响,顿时,整个天岚学院灯火辉映,瞬间进入了战备状态!

所有人在不到半盏茶的功夫里,全部进入了预定战斗岗位。

北边,以谢天为第一梯队;板砖和翠儿为第二梯队接应;其余一百五十人为第三梯队……

南边,以纳兰策为第一梯队,轩辕城和剑豪为第二梯队接应,其余一百二十人为第三梯队……

南宫玉树负责第三梯队调度。

二百七十人分成二十个小队,小队负守在南宫周围,随时等待接受命令。

谢天看着巨大的爆炸声,席卷着气浪,滚滚而来,高声用纹勋传道:“法印被打破,所有人在北院广场结阵,准备御敌!第一第二梯队所有成员就地寻找掩护!”

纳兰策在那边高声道:“不明力量异常强大,大家注意躲避!纳兰策准备后撤,于北广场集合……”

谢天从一棵树上跳到另一个棵树上,速度非常快,可再快也终究无法快过气浪的速度……

所幸,气浪只是气浪,并没有实际的破坏力,大树并没有被卷倒,看来,只是法印被破坏后的余威。

所有人都集中在了北广场,在南宫玉树的指挥下,结起了一个半球体的防御护罩,所有人都躲在里面。

这是上次打盟战时,偷学的招数,经过改良和重新演练,已经差不多是一个具有绝对防御力量的护盾,代表着当前天岚学院最强的防御之一。虚灵闻风而来,最担心和最糟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封闭法印怎么会突然就被完全破坏了呢?

本以为还有数月的准备时间,却不想,来得竟然如此突然。

谢天扫了一言,发现千树没在广场,折身朝着千树老师的住所跑去。

迎面碰到正急匆匆往北广场赶去的千树和白梅,二人身后跟着一尾罡风,不急不缓。

谢天心下倒吸了一口凉气,心海神识荡开,那罡风之中,竟包裹着一人!

千字机阵,一字破诀!

金剑如金蛇吐蕊,s出一星剑芒,打进了罡风之中。

罡风中金光爆s,一少年从罡风中跃出,全身上下包裹着一层弄弄的乌烟瘴气。

谢天和那少年打了个照面,从他决绝精槊的眼神中,看到的是无边的杀戮之气。那层烟瘴异常,竟然完全抵挡了谢天的剑芒,少年毫发无损地腾空跃起,嘴里恶狠狠地道:“想不到区区一个弹丸之地,竟然还藏着这样的好手!”

谢天剑声嗡鸣,震出一道剑影,喝道:“来者何人,私犯我天岚之地

猎天神魔  第二百三十章 来犯之敌

,意欲何为?”

那黑面少年竟轻蔑地看了谢天一眼,似乎对这道剑影毫不在意,狂笑道:“蝼蚁之辈,焉敢闻听雷霆之名?打听你小爷的名号,你还不配!”

谢天本想用这道剑影试试来人深浅,却被他的狂放惹怒,骂道:“莫要让爷放狂,就怕你后悔也来不及了!给你个逃命的机会,我数三声,立刻滚蛋!”

黑面少年一怔……

桂林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桂林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桂林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桂林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桂林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