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中国女足飞抵温尼伯备战与新西兰的出线之战奢侈品市场和消费

发布时间:2020-02-14 08:49:27

中国女足现状调查:女超无人看 5年人口缩水八成

早在执教上海女足期间,马良行曾面对空空如也的看台感慨道,女足的观众实在太少了。马良行的继任者林志桦执政期间正逢申花和中远大肆烧钱之时,林指点曾告知队员,不要去和男足比收入。

女足光辉时期缔造者马元安在中国队止步本届世界杯后认为,现在从事女足的人口少了,塔基没了,什么司机带都没用。一名足协高层在谈到女足现状时摊开双手,没有赞助商,我们足协也很无奈。

观众(市场)、赞助商、收入、球员,上述四个基本因素构成了女足运动发展的一个基础。如今的中国女足,仿佛在这些基础要素上堕入了一个可怕的恶性循环。没有观众,赞助商就不愿投入,这样一来球员的收入就得不到保证。没有收入的保证,又有多少人愿意来从事这1运动?

一次世界杯失败并不仅仅是几个90分钟的差距,又一个四年轮回的失望并不能涵盖中国女足运动所有的问题。

观众从近万人趋向于零

不久前在中超南北分区提议时,联赛部曾以中超上座率已趋于稳定,改制将使观众越来越少为由据理力争。就在郎效农拼死直言时,女超联赛实行赛会制已经有了两年,观众人数也从本来的将近万人锐减到趋向于零。

2003年,女超联赛委员会与各赛区签有协议,每场比赛现场必须保证最少有5000名观众,主场设在学校的要保证80%的上座率。在部份赛区(例如江苏和广东)带动下,联赛开始阶段上座率始终稳定在几千人,但如今进行赛会制比赛,观众一下子锐减到十位数乃至趋向于零。赞助商看不到回报,凭甚么投入?

联赛的主赞助商?已很久没听说过了。上海女足主教练林志桦已没法回忆起女超联赛赞助商的名字了,我记得女足锦标赛在义乌举行的时候,那边小商品城在赞助比赛,不过协议明年也要到期了。在林指导看来,赞助商不选择女足是一件极为正常的事情,我今天中午看体育,阿森纳主场门票收入是英超最高的,那边的比赛每场都坐满。关注的人多了,赞助商自然就来了,反过来也是这个道理。

据资料显示,1997年首届女超联赛开始前曾有企业斥资300万元赞助女足,这1资助数目是同期男足资助费用的十分之一,但一年以后企业就再也不愿意掏这笔钱了,我们看不到回报,为何还要投入?10年后,去年女超联赛第三阶段的赞助费用竟然只有当初的五十分之一6万元。6万元是什么概念?申花主力球员一场赢球的奖金而已。

收入赢球奖金,10年没变化

与男足国脚年薪百万相比,女足球员收入只能用可怜来形容。河北队国脚王坤月工资仅为600元,拿到与丹麦和新西兰两场比赛几千元的赢球奖金后,王坤说,又可以给爸爸买一件袄了。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据了解到的情况,除上海、大连和北京几支球队外,其他女足球队球员的月收入均在1000元左右。

上海女足的收入水准在全国处在领先地位,但一名刚刚进队的年轻球员每个月的训练补助只有500元,1年后,如果表现良好进入体育局的编制,每月还能拿到1000元出头的工资。老队员的收入稍微好点,以1名参加这届世界杯的老将为例,她的训练补助是每个月4000元,另外,上海体育局每个月还会支付3000元不到的工资。但这样的例子其实不多,更何况放在男足豪门中,队内核心球员的年收入最少到达200万元。

和男足收入在职业化后经历飞速增长相比,女足的收入多少年来能够维持原样就已谢天谢地了。马良行执教上海女足期间,一场赢球的奖金是3万元,10年过去了,赢球奖金没有任何提高,这10年来物价涨了多少?这样1算,你说我们的收入是涨了还是跌了呢?

人口5年缩水近八成

上海作为女足运动展开相对较好的城市,最近5年来,招生人数缩水将近80%,现在很多踢球的孩子都要养家糊口的,待遇那么差,人家当然不来踢球了。

林志桦回忆起他上任后首次招生情况,2003年的时候,报名人数有100多人,我们从中挑选15个左右。最近一次招生,总共才28个人,最近几年,愿意从事女足运动的人数正在急剧减少。上海目前从事女足运动的人数大约在300人左右,建立了一套一线队、市体校和区体校这样完善的梯队建制。

选材面的狭窄,注定了球员质量无法和以往相比,马元安和裴恩才这两位前任女足教练都谈到过这个问题,女孩踢球的太少,选材面很窄,选来选去就那几个人,现在国家队里已是全中国最好的女足队员,那个教练来都只能到达这个水平,我们首先得让更多的女孩来踢足球。

最近几年,中国足协从未公布过女足注册球员人数,不过据上海300人来推算,全国女足人数很难超过1万人。而日本足协去年公布的注册人数是2.6万,英国是13万。

80% VS 0

2003年,女足超级联赛委员会与各赛区签有协议,每场比赛现场必须保证至少有5000名观众,主场设在学校的要保证80%的上座率。在部份赛区(例如江苏和广东)带动下,联赛开始阶段上座率始终稳定在几千人,但如今进行赛会制比赛,观众一下子锐减到十位数乃至趋向于零,每场比赛,就那末点零星的人在那儿看,和没观众也差不多了。

300万 VS 6万

1997年第一届女超联赛开始前曾有企业斥资300万元资助女足,这1资助数目是同期男足资助费用的十分之一,但一年以后企业就再也不愿意掏这笔钱了,我们看不到回报,为什么还要投入?10年后,去年女超联赛第三阶段的赞助费用竟然只有当初的五十分之一6万元。6万元是什么概念?申花主力球员一场赢球的奖金而已。

1000元 VS 10年

上海女足的收入水准在全国处于领先地位,但一名刚刚进队的年轻球员每月的训练补助只有500元,1年后,如果表现良好进入体育局的编制,每月还能拿到1000元出头的工资。除上海、大连和北京几支球队外,其他女足球队球员的月收入均在1000元左右。马良行执教上海女足期间,一场赢球的奖金是3万元,10年过去了,赢球奖金没有任何提高。

1万人 VS 13万亾

最近几年,中国足协从来没有公布过女足注册球员人数,但根据访问,上海目前从事女足运动的人数大约只有300人,全国范围内的人数也不超过1万人。而日本足协去年公布的注册人数是2.6万,英国是13万,数字上的差距已经说明了一切。近5年来,招生人数缩水将近80%。

小儿支原体肺炎一直有啰音
腿部淤青发紫怎么消除
孕妇吃什么食物补钙最好
退行性骨关节病如何预防
鼻炎流涕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